最新消息 News

個案紀錄-藍灰色眼睛的比丘尼  |  2014.06.26


個案紀錄-藍灰色眼睛的比丘尼
上午來了一位六十多歲的比丘尼,她其實是一位已經出家多年的母親;今天由女兒陪同著一起過來,從她行走的姿勢到坐下的方法,整體的能量狀態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長期呈現焦慮狀態的人。

我習慣坐下後不問診直接先診脈,切診後除了脾腎兩虛、心氣不足外,很明顯的在肝區過本位處有一段明顯的澀脈點。

這位比丘尼有別於一般的病人,一般的病人坐下來後多會迫不及待地說著自己的症狀;她甚麼話也不說,眼睛直直地看著我。

我心裡知道:「大概又是一個來考試的。」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她有一雙非常漂亮的眼睛,瞳孔是美麗的藍灰色,但是卻帶著深深的哀傷,倔強的眼角中對於身邊的親人有著很深的依戀。

稍微記了一下脈象,再交給跟診的學生診脈,因為那個過本位的澀脈太過明顯,學生也能夠輕易地摸出來,完畢後,我淡淡地說:

「妳的病根在肝腎,年紀大了腎氣不足是正常的狀態,所以腰腿無力聽力下降是合理的,雖然脾胃虛弱導致吃完東西常會覺得脹氣不適,但那是因為平日吃素的時間也沒有專心吃飯;倒是你的肝氣鬱結出現了的脈象表示妳挺急躁,常生悶氣,連帶影響心氣不宣,除了睡眠欠佳,平常有沒有胸悶的問題?」

「我覺得我都沒有甚麼問題啊?」

「深呼吸後胸悶狀況才會紓緩的情況呢?」

「我偶而會這樣,但不覺得我有胸悶。」

這時候我心裡真的很想說:「出家人不打妄語阿?妳是在硬撐甚麼東西?」

「基本上我這個人是不會相信病人說的話,脈象上妳就是一個急躁愛生氣的人。」

說到這裡,旁邊的女兒忍不住笑出聲音來。

「妳說妳都沒有問題,我是不會相信妳的;妳的脈象就是胸悶、嗝逆、胸脅不暢、肩頸僵硬、眼睛乾澀的問題。」

「會有這種脈象的就是事情都憋在心裡沒有處理,我可以開藥給妳;但是那個效果只能夠維持個幾天,基本上習氣沒有改變,那都是騙人的。生病這件事情也是一種修行,讓我們知道要修練自己的心性,否則這些疾病總又回到我們身上」

突然這位比丘尼開口說了:
「好啦,可能我個性比較急,做什麼事都要快。」

這個當下魔王式諮商已經到點,我們讓個案自己把身上的這個能量用掉時,個案當下就能回歸到自己的人生位置上,明顯的有個能量從個案的上半身游移離開,伸手重新診脈時,那個淤塞的脈點當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恭喜師父,病本身是虛妄的,症狀本身也是虛妄的,這就跟我們的習性一樣虛妄;妳把這句話講出來,就已經讓病治好一半,病脈基本上已經去了一半,接著只要吃點脾胃的藥,就行了。」

我馬上讓跟診的學生伸手診脈,學生也發現那個原先在肝區的澀脈點突然消失了。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逮到好時間趁機給雙方教育:

「我們學醫的在治病,常常不是醫生去醫好病人,都是病人自己醫好他自己的。」

這位比丘尼這時指了指女兒:
「其實我對寺院的大眾都很有耐心,就是唯獨對她,我要求很多也很嚴厲。」

我當然知道,我們通常都會對外人很客氣很和善,但人生修不過去的檻通常都是身邊最親近的人,我們常常狠狠的傷透了身邊最親近的人而不自知。

那一份情,就是生死輪迴之始。

我是個濫情的人,對於那些愛我的,我愛的,我自己也常常都修不過去。而要如何讓身邊親愛的人那顆封閉的心重新開啟,更是談何容易。

「親愛的,我愛你;妳是我輪迴塵世間的毒藥,也是唯一的解藥。」

甘願累世都跟大家在這生死交界之處沉淪,我想我早就無可救藥。

至於從比丘尼身上離開的那股能量是甚麼?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本文摘自-魔王的診療室.為作者於對岸執業的診間紀錄】


靈氣課程台北 學生心得靈氣課程推薦 靈氣問與答Q&A 給學生的一封信

::回到文章列表::

    宇謙老師 【關於宇謙老師】
    中國執業中醫師(北京/天津).天津中醫藥大學針灸博士.
    多年來致力於推廣外身心靈課程、能量治療及健康講座,學生包括了專業的諮商師、醫護人員及神職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