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緣得止身心靈研習中心 網站單元

最新文章

生命最後的一段旅程

2014.08.24

生老病死是人們必修的一門課題,但是每個人面對死亡這個最大試題的時候,態度都不盡相同;有的人面臨最後一刻能夠很平靜地接受一切,有的人直到生命中的最後一秒仍然充滿著不甘與怨恨.雖然說宗教是人類心靈上最後的救贖之地,但我所見到的是,不管你的宗教信仰是甚麼,面臨人生中的最後那個未知的時刻,人都是很軟弱的.

我必須老實說我還沒有走到人生的最後一步,所以我還無法告訴大家我最後將會用甚麼態度,怎樣面對這個人生的最後考題,但是卻可以與大家分享一下一點陪考的經驗.

應莎拉的請求,我與一位學生到基隆長庚醫院替她病危的父親作靈氣治療。莎拉的父親年紀已經八十多歲,因為不小心摔倒,腦部積血且身體的右半邊癱瘓,情況非常不好。 莎拉的父親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雖然在宗教的信念是不同的,但是我個人認為肉體與靈魂的救贖不應該有宗教之分,於是我與學弟亦欣然答應了。由於莎拉的父親(在此改稱蕭伯伯)狀況不佳,我們在醫院門口會合後便直奔加護病房。

(我要再強調一次,在靈氣的使用範疇裡面,替臨命終的病人或是醫生已經宣佈病危的病人做的治療,大多屬於安寧治療的一部份;靈氣是一種輔助治療,它絕對不能取代目前的醫學與治療方式。)

由於以前便有與父母親到醫院替往生者助念的經驗,面對死亡這一件事對我來說並不生疏;我很喜歡觀察每一個人在臨命終與過世後的臉色與神情,奇特的是每一個人在臨命終時的臉色似乎都是千遍一律的,反倒是死後在家屬與神職人員的祝禱之下,那個死人的臉色會好看一點。

不知道蕭伯伯的臉是什麼樣子的顏色?

在步入加護病房前,這樣子的想法突然閃過腦海;不想,在進入加護病房後,看到的氣色卻非常的糟糕。過去的經驗告訴我:

…大概撐不過三天了吧?

由於加護病房會客時間有限,每次僅半個小時;於是我們便開始著手進行靈氣的治療。在整個靈氣治療的過程中,我與學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靈氣的光與流動;但是治療癱瘓的那右半邊卻感覺到靈氣無法順暢的流通進入右半邊癱瘓的身體,這種感覺與治療一位耳聾的小姐的感受是一樣的。然我非常努力的將頭部不平衡的氣場與負面能量調整到平衡的狀態,但治療的時間太短,天命也不是我們所能夠干預的,我很清楚這樣子的治療效果僅能維持不到一天。

莎拉在旁邊正很專心的作祈禱,只聽著他不斷的將自己對父親的感受與對上帝的祈求結合成一段段華麗的祈禱文,病房裡充滿了關懷與虔誠的祈禱聲。也許是靈氣慢慢的開始發揮效果了吧,蕭伯伯稿黃的臉色漸漸地紅潤起來;莎拉似乎也察覺了這樣子細微的變化,他溫柔在耳邊跟蕭伯伯輕輕的說:

爸爸的氣色很紅潤ㄝ!爸爸,你一定會好起來噢! 

蕭伯伯的左手卻突然激動的握住莎拉正在作禱告的手,但是嘴裡卻發不出聲音,看著他忍不住發抖的手,我想蕭伯伯除了恐懼與無力外,大概也有很多話想要跟莎拉說吧。這時我在內心默念:

全能的上帝耶,雖然我跟祢不是很熟,而且我們的關係也不太好;但請看看這位年邁的羔羊,期望你能用全能的愛與智慧觀照他,引導他走過死蔭的幽谷而不畏懼,因為我知道祢將會與他同行.

神奇的是,我馬上感受到一股藍白色的能量壟罩住病床,我可以體察到那不完全是靈氣的能量降臨,這股能量處於相當高的震幅之中,充滿了全然的包容,蕭伯伯的情緒也在那當下慢慢地恢復了和緩與平靜.一下子會客時間就到了,我們緩緩的步出了加護病房,依照過去的經驗,雖然似乎冥冥之中有著神奇的力量在幫助我們,但我知道這樣子的狀況其實無法撐太久。

對於我來說,我也僅能期望靈氣能夠稍稍舒減病人的痛苦,讓每個人都能有尊嚴的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相信有不少人都有過那種把親人的生命交付給醫生,醫生也只是人而不是神,最後只能直接宣判親人死刑,結局就是在旁邊無力的與親人一起等待死亡的降臨。說到這裡不禁又回想起祖父臨終時,全家束手無策而僅能依賴藥品苟延殘喘的情景。 抬頭仰望醫院外幽暗的天空,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至少~能夠用靈氣陪伴這個過程,我很慶幸自己能夠學習這門技術。

本文摘自"連結慈悲的能量"

導師簡介:王宇謙
中國執業中醫師.天津中醫藥大學 針灸推拿博士,推廣各種身心靈整合療法,從事能量治療與健康諮詢;同時更傳授能量治療的技術與方式,學生遍佈全國,其中包括了專業的醫護人員及神職人員。


回到首頁關於我們最新文章
靈氣課程報名課程預約服務
靈氣書籍相關網站學習心得
電腦版網頁

Copyright©2016 by Mantras Reiki. All Right Reserved.
聯繫助教:小豬(Wendy)E-mail
Line ID: littlepig0905
Google+